「別太高看自己了。」

我妻嵐聽到他的話后就像是被戳破了心事一樣地皺起了柳眉,在水中踹了他一腳,冷漠地道:

「可以請你離我遠一點嗎?」

「我要回教室了。」

北條誠也不想再繼續逗她,站起身地道:「我們下午放課還要去統計體育器材你別偷懶不來。」

他說罷就直接轉身離開。

「為什麼一大早就讓我這麼難堪啊?還以為能和熏學姐親熱一下,結果是這個壞女人。」

北條誠嘀咕了一句,想到了起床時差點被悶死的事又忍不住地納悶道:「難道真的因為冒犯了涼奈而遭到了詛咒?」

他也沒想太多,換上了帶來的校服后,就直接離開了天台。

接下來一直到下午所發生的各種倒霉的事讓他愈發確定出大問題,吃個排骨都能被刺出血,世界之女果然不是好惹的。

不過暫時還被遭到致命的襲擊。

「玉置老師今天看上去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北條誠收拾著書包準備回家,他今天一直在課上觀察玉置老師,但是一切都和平時一樣沒有任何的變化。

「這破遊戲到底要我怎麼拯救涼奈?」

他長吁短嘆著,拎起書包就出了教室,朝着學校的設備庫走去。

「啊嘞?」

當來到存放體育器材的倉庫外時,北條誠有些意外地看着那名比他還要提前過來的身穿黑色小西裝的成熟女性,連忙小跑着走上前。

「玉置老師你怎麼來了。」

「嗯?」

身材誇張的女教師回過身,將一直吸引著北條誠視線的覆蓋在包臀裙下的豐盈藏到了身後,清澈的眼神看向了他。

「北條同學。」

她朱唇輕啟地打了個招呼。

「老師你在等我嗎?器材室的鑰匙還在我這裏,不好意思我來得太慢了。」

北條誠用微妙的眼神看着玉置老師,雖然她和涼奈長得一般無二,但是在氣質上卻有不小的差異。

『雖然玉置老師也有點天然呆,但是比起涼奈還是多了一股知性的成熟感,更加地吸引人。』

他在心裏嘀咕著。

「我是來幫忙的。」

玉置老師不知道身前的自己的學生腦海中有着怎樣的對她不敬的畫面,更無法知曉他已經體會過她的軟度,一臉認真地道:

「學校已經準備採購一匹教學設備了,我們也必須快點統計出缺少的體育器材,這個是由我來負責的。」

「這樣啊……」

北條誠從書包中拿出了昨天開會時接手的鑰匙,笑着說道:「那我們就快點把事情解決吧。」

『我還得回家帶另一個你去買胖赤呢。』

他在心裏說着大不敬的話。

「我妻同學還沒來嗎?」

玉置老師左顧右盼地問道。

「她好像是有什麼事來不了了吧。」

北條誠早上雖然在天台提醒我妻嵐要過來,但是也沒有指望過她會幫忙,畢竟她現在這麼討厭他肯定是不願意和他有更多的接觸的。

「那我們兩個就加油吧,應該很快就能做好的,北條同學你等會要是趕時間也可以先回去。」

玉置老師平靜地點了下頭地說道。

「老師你都親自過來幫忙了,我怎麼能早退呢,只是統計一下而已也花不了多少時間。」

北條誠說着就打開了倉庫的門,由於經常有學生進出隨意也沒有什麼積灰,擺放在內的體育器材也還算乾淨。

『不少的影視作品都有被困在倉庫的劇情,我和玉置老師在一起,絕對不會那麼倒霉。』

他暗自嘀咕著,覺得就算門壞了,玉置老師一伸手也能順利地打開。

「北條同學你打算參加運動會的比賽嗎?」

玉置老師在檢查著設備的時候突然問道。

「目前是沒有這個準備。」

「你身體這麼強壯應該跑得很快吧?」

「還,還好吧?」

北條誠感覺玉置老師的語氣好像帶着一絲羨慕,詫異地道:「老師你喜歡運動嗎?」

「高中的時候是想過成為田徑運動員的。」

她一臉天真地說着,隨後語氣也沒有什麼變化地繼續道:「不過家裏不同意我往這方面發展。」

『我也不贊成。』

北條誠偷瞄了一眼她胸前的宏偉。

「尤其是我的母親,說我的身體不適合田徑這項運動,我追問為什麼她也不告訴我。」

玉置涼奈用有些幼稚的語氣說着。

『你敢摸著良心說不知道自己為什麼不能跑步嗎?』

北條誠心裏瘋狂吐槽。

「所以我就只好放棄了,但是也很想參加一次運動會上的田徑比賽,但是那時候班級的女同學都勸我不要這樣。」

玉置老師的話語帶着一絲童真與茫然,似乎是很認真地在回味中學時代的經歷,到現在依然不解。

『換我也得讓你打消這個想法。』

北條誠有些想笑,覺得玉置老師真是太可愛了,就像是一張想讓人盡情塗抹的白紙。

嗡!

他忽然感覺到口袋裏的手機振動了一下,下意識地拿出看了一眼,竟然是《美少女遊戲》的信息。

「觸發了新的任務?」

【支線任務·阻力再大也要奔跑

任務描述:讓涼奈參加櫻庭中學的運動會的田徑比賽

任務獎勵:點券*500】

北條誠有些愕然地看着遊戲這條突如其來的推送,然後眼睛逐漸亮起,摸著下巴的道:

「難道這個版本的玩法是需要我不斷地觸發支線任務?懲罰活動中所說的拯救一位少女什麼的是要幫她圓夢嗎?雖然應該沒這麼簡單但我暫時先這麼去做一定會有新的發現。」 縣令都抓了,索性趁著縣衙沒有人手,侍衛長直接帶著人去將縣衙給控制了下來,反抗者格殺勿論。

等第二天穀苗兒醒來之後,侍衛長已經讓人將行禮都拉到了縣衙,準備這段時間都居住在縣衙。

穀苗兒對此倒是沒有什麼要求,單獨有院子就行。

等穀苗兒住進縣衙的時候,發現這縣衙的後院格外富麗堂皇,到處都是金光閃閃的,一個字「土」!

實在是辣眼睛,跟在穀苗兒身後的翠煙看著也都黑了臉,這縣令跟縣令夫人都什麼喜好。

翠煙:「王妃放心,奴婢會儘快讓人將這裡收拾好。」

穀苗兒擺了擺手:「算了,反正不住多久,只要住的屋子別這幅模樣就好。」

好在侍衛長還算靠譜,讓人將屋子都收拾了一番,穀苗兒這才不至於再次被辣眼睛。

大司農將縣衙里的地誌翻找了出來,然後帶著同僚開始仔細翻閱起來,這樣是為了更加全面的了解唐縣的地質地貌以及雨水情況如何,他們是來搞農業發展的,抓姦細探子的事情可不歸他們管。

穀苗兒看到院子里居然有架鞦韆,這麼童趣的東西出現在這金光閃閃的地方還真是有些不太相符,不過不妨礙穀苗兒想要盪鞦韆的興緻。

穀苗兒:「讓侍衛長給我找一個隊唐縣所有事物都比較通曉的人,我有些問題要問。」

翠煙聞言立即走出了院子與門口守門的小五說了一聲,小五快速的跑了出去,大約兩盞茶的功夫,侍衛長便帶了一個人來。

侍衛長:「王妃,人帶來了,這是昨晚的那個師爺,人狗腿了一些,不過對唐縣的大小事務數他最清楚不過。」

穀苗兒上下看了那師爺一眼,因為要見穀苗兒,侍衛長在將人帶來之前讓人簡單收拾了一下,免得污了穀苗兒的眼。

穀苗兒:「渾身上下居然都沒受損,躲得倒是夠結實。」

師爺聞言差點嚇得要尿了,臉上的表情一言難盡,雙腿不自覺的顫抖。

穀苗兒:「站好了,要是不會站,那就跪著,省得腿軟一會摔跟斗。」

師爺聞言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雙膝觸地,心中總算是踏實了不少。

頭一次覺得跪著是那麼的舒服。

穀苗兒也沒想到這人的膝蓋骨真這麼軟,說跪就跪。

侍衛長:「王妃只管問,下官還有事要處理,晚點會過來將人帶走。」

穀苗兒點點頭,侍衛長是一點都不擔心這個師爺敢動什麼歪心思,光看這個模樣就知道被王妃昨晚給震懾住了。

穀苗兒:「這唐縣上上下下所有的事務你確定你都清楚?」

師爺:「清楚清楚。」

穀苗兒見這師爺點頭那麼積極,便也不再多疑。

穀苗兒:「這唐縣上下一共多少田地,多少百姓,有多少牲畜。」

師爺聞言一下竟答不上來,與自己原本想的完全不一樣,還以為被帶來是要審問自己的,這怎麼一下跳躍這麼大,原本都記得的事情一下子說不上來了。

。 「哈哈,帥!贏啦贏啦。」蘇夢妍繼續灰著屏幕看著李拂煙的曙光女神和大鱷魚一路推掉了對方的兩個門牙塔,高興的揮了揮手。

「還不一定,這個提莫和鱷魚有點不想推塔的樣子……」李拂煙撓了撓頭,此時就只有他自己一個人在水晶前面拆家,提莫和鱷魚已經飛出去殺人去了。

「嘶……好吧,那下一波吧……」蘇夢妍砸了砸嘴,這倆貨衝上去之後跟人家換了之後,對面三個復活出來的人給李拂煙一頓胖揍……

李拂煙出的純肉,雖然說人家打也打了半天,但是他拆塔實在是太慢了,在那砍了半天水晶人家就掉了一小格。

「再來一個波吧……我護甲400以上了,而且我還出了狂徒,對面根本打不動我,我去轉一圈回來之後一樣滿血。」李拂煙肉起來以後,殺了幾次對面的傑斯和霞,拿到了他們的終結錢,所以很快裝備就成型了。

「OK。」蘇夢妍現在很有信心了,雖然比分還沒有超越對方,但是已經幾乎快要追平了,目前雙方的46比55……

嗯,對方還領先他們,但是此時對方已經打不過他們了。

「沖鴨……沖鴨……」這邊五個人再次出來之後,蘇夢妍興沖沖的往前走。

「咱們先不著急,慢慢把兵線推過去,要不然就算團滅了對方也不能推掉對方的基地。」李拂煙說道:「我們至少過了中線再開團。」

「嗯嗯。」蘇夢妍點了點頭:「我先清清兵。」

「嗯,咱們慢慢往前壓,先躲躲技能,別看他們現在壓的挺厲害,其實啊心裡可慌了,你看對面的猴子都不敢一個人往裡沖了。」

李拂煙在旁邊晃悠著,之前好幾次這個猴子直接隱身偷偷進來秒掉了蘇夢妍,主要是寒冰射手在猴子的面前實在是太脆了。

結果在推到對方已經破碎的二塔左右區域的時候,對方的猴子實在是忍耐不住了,直接隱身沖了上來。

李拂煙直接閃現給蘇夢妍開了鋼鐵烈陽的盾,等到猴子出現直接給猴子暈在原地。

雖然對方也都在跟,不過大鱷魚直接開大頂了上去,大鱷魚的護甲也已經到了300以上了,開大頂在前面完全沒有壓力。

猴子出的全輸出,一瞬間就直接被蘇夢妍的寒冰和旁邊的提莫給處理掉了,李拂煙轉身把大招扔了出去……

呃,雖然只定到了對方最前面的蓋倫,不過也足夠了,大鱷魚已經直接切死了對方的霞。

李拂煙用雪球拉進距離,然後直接跳到對方傑斯臉上……

「yes!」蘇夢妍哈哈的笑道:「贏啦,贏啦!」

亞索和提莫在亂戰中陣亡,不過他們這邊還剩下三個,對方是直接團滅了,完成了一波2換5的團戰之後,比分來到了51比57,他們這邊的比分還是落後的。

但是,他們推平了對方的水晶。

「哈哈哈哈哈……翻盤的感覺太爽啦。」蘇夢妍哈哈的笑道:「中間那個鱷魚還發起了幾次投降,幸虧沒投降。」

「大亂斗其實還是挺看陣容的,不過對方的陣容並沒有那麼無敵,我們護甲起來就能打,所以沒必要投降。」李拂煙笑道:「如果對面那個霞是一個其他AP英雄,恐怕就不好打了。」

「66666,一把大亂斗愣是打出了比賽的感覺,哈哈。」

「可以啊,雖然玩的還有點菜,但是思路還是挺清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