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這不是我表叔最近走丟了嘛,一直在想辦法找他。我記得你快音上的粉絲還挺多,就想著能不能找你幫個忙。」

「幫忙肯定是可以的,只是…」

林小萌抿了抿櫻唇,猶豫了一下,才聲如蚊吶地問道:「這和你說的第一件事有什麼關係嗎?」

「沒關係啊,我就尋思著反正來都來了,就順便嘛。」

在樓底下站著的江一帆,隨口胡謅了一個理由,「不多說了,我手機快沒油了,先掛了,尋人啟事的事就拜託了哈。」

說完,就主動把電話給掛斷,然後興奮地揮了一下拳。

好樣的!離十萬塊又進了一步!

【江一帆的談判小技巧——欲擒故縱!】

【當你想求別人一件事的時候,如果擔心對方會不答應,那麼可以先提出一個對方不可能會接受的『假請求』,等到被拒絕後,再提出自己的真正所求。

這時候,除非是性格非常強硬的人,或者所求之事太過為難,否則對方多半不會再拒絕。】

「果然,我看人還是很準的,我們的這位學習委員大人,並不是那種會因為男色而動搖的戀愛腦。」

江一帆自戀地迎風甩了甩頭髮,瀟洒離去…

「手機…沒油?」

聽著電話被掛斷的提示音,林小萌呆愣地歪了歪頭。

今天這出對她來說,著實是有些超綱了,畢竟電視劇都不敢這麼演。

「對了,還要他幫忙發尋人啟事來著。」

好半天後才緩過神的林小萌,想起了自己剛才答應的差事,「可是,失蹤者的信息又沒告訴我…」

『叮咚~』

說曹操曹操到,手機傳出了消息提示音,是江一帆發來的。

除了關於通緝犯『章雨』的基本信息之外,還附加了額外的要求:

【如果方便的話,拍視頻的時候可以真人出鏡,順帶淚雨梨花、泫然欲泣一些。[狗頭]】

「要求還真多。」

林小萌不開心地撅了撅嘴,「算了,好歹有著同班一年的情誼,就幫你這一回吧。」

兩小時后,快音平台上一條新發布不久的短視頻,由於點贊數和播放量的一路高歌,竟是意外地登上了熱榜。

而數量不斷蹭蹭往上漲的評論區,也徹底淪陷了:

【啊啊啊!!!我關注了這麼多年的太太居然露臉了!!!絕絕子!!!!】

【集美們,我哭了,畫畫都這麼好看了,為什麼人也能長得這麼好看???說好的開一扇門,就關一扇窗呢???】

【小姐姐缺男朋友嗎?性別方面希望不要卡那麼死。[祈禱][祈禱][祈禱]】

【大家都理智一點,這條視頻的重點不是秀顏值,而是尋人啟事,請多關注一下我和我老婆的表叔。[狗頭]】

——以上是老粉絲的留言——

【明人不說暗話,我喜歡這個小姐姐!】

【啊啊啊!媽媽我戀愛了!】

【老婆別哭!我現在就去掃一輛共享單車,踏上尋找咱叔的路途!】

【集美們!這個小姐姐哭起來的樣子,真的是絕絕子啊!難道沒有美妝博主出仿妝嗎!!!】

【銀鱗胸甲,藍色品質,五金一件,點我頭像,了解詳情。】

——以上是純路人的評論——

而隨著尋人啟事視頻的火爆,江一帆也陷入了焦頭爛額的忙碌。

『叮鈴鈴~~~』

因為尋人啟事上的聯繫方式,留的是他的手機號,所以不斷有電話打進來,並伴隨有無數蜂擁而來的簡訊。

然而,這些電話和簡訊,絕大部分上都和尋人啟事無關。

「尼瑪的,這都什麼人啊!」

江一帆氣得想順著網線,請這些腦子裡面不知道裝什麼東西的傢伙吃一頓正義鐵拳。

儘管被這些無關的騷擾信息弄得很煩躁,但他還是忍著噁心一條一條地點開查看。

原因無他,址因為怕錯過真正有用的那部分信息。

而最後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真的讓他發現了一條和通緝犯有關的簡訊:

【剛剛有個戴著口罩和墨鏡的人,在我店裡買了一瓶水,然後往城東的小巷區那邊去了。我感覺和照片上的人有點像,但不確定是不是同一個人。】

簡訊後面還附著一張照片,是從監控畫面中截的圖——內容是一個男人摘下口罩喝水的側臉。

江一帆自己也對比了監控截圖和通緝令上的照片,發現二者確實有著挺高的相似度,大概率就是此人了。

「雖然簡訊上說這個人往城東的小巷區走了,但現在不一定還在那。」

江一帆摩挲著下巴,陷入了思考,「如果我現在就向搜查局報案,結果害他們撲了個空,這賞金還能給我嗎?

嗯…看來我還是得親自去確認一下比較穩妥…」

。 男子縱身一躍,和秦風一樣,飛到了半空之中!

「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和冥王殿作對,說把,你想怎麼死!」

這男子赫然是上官天刀。

他身後扛着一把大刀,露出一臉猙獰的笑容。

「不過是宗師第七重而已,死的人會是你!」

秦風看上官天刀的目光像是在打量一個白痴。

他一眼就看出對方修為,如果是在以前,可能應付起來還要花費一些功夫。

但最近一段時間,秦風經歷了幾場生死大戰,實力提升極為迅速,真正修為早已經超越了宗師巔峰!

聽到這話,上官天刀表情變得難看無比。

對方居然能看穿他的修為?這怎麼可能!

一定是在裝神弄鬼,只要試探一下對方就知道了!

事實上,加入冥王殿之後,上官天刀囂張的性格已經收斂了很多。

看到之前秦風那一劍,他就沒有小看對方的意思。

但是,秦風太囂張了!

一下就激怒了上官天刀!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厲害!」

上官天刀冷哼一聲,忽然雙手握住了長刀,眼神中閃爍出森然殺意!

秦風冷冷一笑,「讓你先出手又如何!」

簡直囂張至極!

冥王戰艦的船艙內,各大戰王戰將聽到這話,臉上都浮現出怒意。

「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實在猖狂!」

「天刀,把他大卸八塊!」

一個個紛紛叫囂起來,從來都只有他們橫行的份,還從來沒有人敢在冥王殿面前如此囂張。

唯獨葉獨尊,目光閃爍著,沉默不語。

他在會議剛才秦風發出的那一劍!

坦白說,那一劍的威力,已經超過了十大戰王中的絕大部分人!

派出天刀應戰,也不過是想試探一下對方的深淺,看看對面這傢伙實力到底如何。

從對方態度看來,似乎有恃無恐的樣子。

這一邊,就看到天刀一聲怒喝,忽然之間,渾身肌肉暴漲,顯然是將全身修為爆發到了極致!

砰!

他身上衣衫直接炸裂開來,露出古銅色的肌膚,肌肉像是鋼筋一般隆隆鼓起,不斷蠕動着。

在天刀額頭上,也是一根根青筋暴起,猙獰恐怖!

下一刻,上官天刀手中的長刀上,出現了一股強大的氣息,周圍氣流滾動,不斷匯聚而來,似乎要化作一股風暴!

秦風立在高空,冷冷看着這一幕,完全沒有出手的意思。

當然,不是他真的狂妄,而是有着自己的算計。

秦風要在對方力量達到巔峰的時候,將其徹底擊敗,以此來威懾冥王戰艦內其他強者!

這就是攻心!

不然,光是殺了一個天刀,並不能改變戰局!

秦風考慮的非常長遠!

很快,上官天道全身力量達到了巔峰,在他身後,同樣出現了一把巨刀的長刀!

那是他自身氣息爆發后凝聚而成的虛影,但卻蘊含着無法想像的恐怖威力。

一刀下來,比導彈還要誇張!

「給我死!」

就聽到上官天刀一聲爆喝,忽然之間,雙手緊握長刀,隔空朝着秦風砍了下去!

轟!

他身後,那巨大的虛幻長刀,同樣狠狠落了下來,驚天動地的氣勢,似乎要將秦風當場分屍!

……

破風號,還有游輪上,龍門戰士們緊張的看着這一幕,都擔心起秦風的安全。

「秦先生不會有事把?」

加侖滿頭大汗,緊張的問道。

葉輕眉只是笑了笑,「這種級別的戰鬥,秦風不知道經歷過多少次了,你就放心吧,他能應付的!」

第一次看到秦風這種級別的戰鬥時,葉輕眉和加侖一樣,也是提心吊打。

但到後來,大戰次數越來越多,葉輕眉漸漸變得麻木了。

秦風的表現,也是一次又一次突破她的認知極限。

如今葉輕眉對秦風已經有了一種盲目的自信!

天策戰神,永遠不可能失敗!

……

轟!

恐怖的刀氣撕破虛空,當頭落下!

秦風依舊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哈哈哈,這小子,一定是被嚇傻了吧!」

「連動都不敢動了?剛才那麼囂張,現在就等死了!」

冥王殿一眾高手得意大笑起來。

在他們看來,上官天刀這一刀下去,秦風絕對是必死無疑,就算神仙來了也救不活!

甚至有不少人已經在想像,秦風被一刀分屍的景象,臉上露出殘酷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