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諾雅一臉不解。

趙信沒多做解釋。

拔開瓶塞。

精純的生命氣息頓時洶湧而出。

這生命力讓一旁的柳樹枝葉都變得翠綠了許多,諾雅更是瞪大了眼睛看著趙信手中的瓶子一臉的難以置信。

她眼睜睜的看著,趙信將口倒下滴出一滴液體落在了啞鈴上。

「來吧。」

趙信緊緊的握住拳頭在心中祈禱。

看到趙信那緊張的神色,諾雅好似也跟著變得緊張了許多。

她沒有問趙信在做何事。

既然是盟友,就應該無條件的信任。

這是她最真實的想法。

時間流逝。

眨眼間就是半個小時的時間過去。

趙信和諾雅都盯著那個啞鈴,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趙信的目光變得越來越絕望。

沒有!

他滴下生命之泉時,並沒有出現橘六九的魂魄。

「怎麼會。」

趙信忍不住低喃一聲,眼中儘是絕望之色。

「怎麼沒有效果,不可能啊!」

「趙信,你到底在做什麼啊?」諾雅一臉的不解,就看著趙信好似在夢囈一般,緊握著拳頭不停的搖頭。

「不可能!不可能!」

趙信現在的內心都有些崩潰。

為了效果。

他特意來了洛城,可是橘六九的魂魄卻並未出現。

「趙信。」諾雅輕輕的拍了下趙信的肩膀,趙信猛地回頭,絕望之色落入諾雅的眼底。

那一刻,她怔住了。

她從趙信的眼中看到了好似信念崩塌的顫抖。

這,不該出現在趙信的身上。

「趙信,你清醒一些。」諾雅用力的搖晃著趙信的肩膀,「有什麼事情你可以說出來,我也可以幫忙的。」

「你……你幫不了的。」

突然,趙信眼中流露出一絲苦笑。

幫不了。

沒有人能夠幫的了他。

滿臉苦笑的趙信看著諾雅突然間笑出了聲,他用手抓著自己的頭髮,雙腿突然一軟被諾雅攙扶著坐了下去。

趙信就雙手抱著頭,低頭看著棋盤。

或者說——

他其實什麼都沒有看到,他的視線都是模糊不清的,而腦海也變得恍如漿糊一般。

失敗了。

生命之泉未能將橘六九的魂魄召回。

沉默許久。

趙信又強行讓自己清醒,手指點開虛擬屏幕。

太上老君。

這是他最後的希望。

趙信:師尊!

趙信:師尊,弟子有事相求。

趙信:師尊!!!

叮咚。

太上老君邀請您前往兜率宮。

確認。

幾乎是瞬間趙信就戳了下去,身影也化作一縷白光從柳樹下消失。就留下眼中儘是茫然之色的諾雅,看著趙信消失的位置久久無法回神。

仙域,兜率宮。

接受了太上老君邀請的趙信出現這座仙宮之中,此時太上老君就坐在一顆老槐樹下,朝著趙信招了招手。

趙信幾步走上去,呼吸都有些急促。

「師尊,弟子……」

「坐下慢慢說。」太上老君朝著對面的座椅指了一下,趙信趕忙坐下后開口,「師尊,生命之泉要凝聚一個生靈的魂魄要多少。」

「一瞬。」

「那有沒有可能會受到地域的影響,就比如說……」

「不會。」太上老君直接就給出了答案,「只要你用了,不管他在何處,都能夠復生,並不會由於地域的問題而影響他魂魄的凝聚。」

「那……」

趙信突然說不出話來。

「生命之泉,本尊真的要不到了。」太上老君低語一聲道,「這件事本尊真的幫不到你。」

「為什麼會沒效果啊,師尊。」趙通道。

他不理解。

真的沒有辦法理解。

明明傅夏的父母都已經被複活,可是為什麼到了橘六九這裡就沒用了。

不應該是這樣的啊。

「不知曉。」

太上老君搖頭。

坐在椅子上的趙信眼中儘是絕望之色。

道德天尊都不知道的事情,他到底要如何才能破局。他該怎麼做,才能夠讓橘六九重新復生過來。

「師尊,還有其他的復活之法么?」

他不能放棄。

橘六九的復活不光是承載著他的寄託,青璃更是滿懷期待的在等著橘六九能夠歸來的那一日。

他真的無法面對青璃失望的眼神。

「人死,不能復生。」太上老君突然凝聲道,「趙信,讓一個死者復生本就是逆天之舉,如果所有有能力的人,都在復生著他們覺得重要之人,那麼他們不就不死不滅了么?你該學著去接受一個人的離開。」

「我做不到。」趙信低語道,「至少我要把橘六九復活。」

太上老君沉默的看了他許久,最終黯然一嘆。

「好吧。」

「如果你如果執著,那……你就去見一面八仙吧,說不定他們能對你有什麼啟發。」。 「穿着古裝,不會是上古傳說中的那些鍊氣士回來了吧!」

「是啊,你看他的模樣,和我們好像啊!」

「快看快看,又來人了。」

「卧槽,黑壓壓的一大片,怎麼這麼多人?」

「看到這麼多人漂浮在天上,我莫名想到了……」

「對,沒錯,老哥哥,我也想到了。」

「???」

旁邊有小年輕傻眼了,這倆中年大叔想到了啥?

「沒錯,天兵天將,我也想到了。難道神話傳說中的神仙都是真的?」

「不知道。」一位武者打扮的中年男子面色肅穆的說道。

「我看你們最好不要太樂觀。不管這些人是外星人還是仙人,光憑我們所看到的就至少十萬以上人數來說,個個都能騰空,實力最低也得是議員級。」

半空中,隨着最後一個人走出,傳送門緩緩消失。

望着腳下的大地,周玄深吸一口氣,對着旁邊的大帝至尊叮囑道:「在這裏把你們的氣息都收斂起來,分出一部分人,建造一座浮空學院,名字就叫諸天學院。仙台以下的都為學生,遮天法和吞噬法雙修。仙台以上為老師,長老,負責教導感悟法則,大帝至尊為各系法則院長,負責創造戰鬥秘法。」

「是,吾主!」

眾人領命,紛紛開始行動起來。

「屍皇,你跟我來。」

思考片刻,周玄心中有了決定。

「吾主,請吩咐。」

對於周玄,屍皇心中充滿了感激。先是賜予他時間膠囊,讓他壽命極大延長,然後又將他帶到這個世界。

隨着身體本能的吸收著吞噬星空世界的宇宙能量,也就是靈氣,在其中大量長生物質的沖刷下,屍皇感覺自己的壽命還在不斷延長,對這個世界的法則領悟也在不斷增加。

就連當初放棄大帝果位,為了延長壽命而自斬一刀的道傷如今也有了緩慢癒合的跡象。

能有此感受的不止屍皇一人,所有從遮天世界過來的人都能感受到自己壽元的增加,就彷彿原本禁錮在靈魂上的枷鎖突然被卸掉了一般,整個人都變得輕鬆起來。

也就是系統沒有好感值的提示,不然周玄現在一定能看到屍皇好感度+10000,麒麟古皇好感度+10000……

「隨我來。」

周玄帶着屍皇從空中一步邁出,瞬間出現在羅峰面前。

「你好,羅峰,魏文,我是周玄。」

周玄微笑着看着兩人,伸出了手。

羅峰雖然有些不解,不過還是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羅峰。」

「你好,我是魏文,阿峰的死黨。」

羅峰和魏文兩人紛紛和周玄握了握手。

「周玄,你們是從哪裏來的?之前那個門就是傳送門嗎?」魏文好奇的問道。

周玄笑了笑,開口道:「這個問題,等下我在跟你解釋吧!」隨後扭頭看着屍皇:「帶着我們前往洪寧基地市,去見見洪和雷神。」

「是,吾主。」、

屍皇神識掃過整顆星球,瞬間認出洪和雷神兩人,帶着周玄、羅峰和魏文,一步跨出,出現在雷神面前。

「你們,是外星人?」

自己面前瞬間出現四個人,雷神嚇了一跳,反應過來剛問了一句話,只覺得眼前一花,被屍皇強制帶到了洪的面前。

「諸位!」

周玄看着眼前的眾人。

「穿越,這個詞想必大家都不陌生。我們來自另一個宇宙,一個也有地球,但卻是修仙的宇宙。至於為什麼來到這裏,是為了將這個宇宙的地球人培養成最強勢力。不必擔心我們有什麼想法,如果真想要什麼東西,你們是攔不住的。」

「經過探查,我發現這裏還是有些東西對你們比較有用的,例如一些遺跡中的傳承,一些飛船什麼的,不知你們有沒有興趣?」周玄看着羅峰,笑着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