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我的命令就不是命令了?我父親說什麼我自然清楚,放心,如果父親怪罪下來,直接說是我命令的就行。」楊雨靈冷哼道。

看著楊雨靈如此強勢,兩個守衛也不敢說什麼,只能答應之後默默離開。

直到兩個人遠離之後,楊雨靈才鬆了口氣。

顯然楊雨靈對這些人也是充滿了警惕。

「你們跟我來!」

說著楊雨靈將薛維和姚大路帶到了一個房間里。

楊雨靈四處看了看后才鄭重的關上門。

「你們終究還是被我父親抓過來了,我會製造機會給你們逃跑!」楊雨靈看著薛維認真說道。

薛維深深看了楊雨靈一眼。

現在楊雨靈的精神波動並沒有出現異常,只是情緒確實有些許激動。

顯然楊雨靈是真的想讓薛維他們逃走。

畢竟這裡確實不是什麼久留之地。

「你知道你父親來抓我們?」薛維反問。

楊雨靈低下頭,臉上露出無奈和歉意的表情。

她點點頭。

「沒錯,我知道,薛維,大路,很對不起你們,當初我就不該帶你們來到萬骷山,不然我父親就不會對你們心生歹意。」

當初薛維他們第一次來到萬骷山的時候,楊雨靈就聽到了楊厲要對薛維他們下手。

當時楊雨靈就吃驚了。

要知道薛維可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啊!為什麼要抓薛維?

楊雨靈質問過自己的父親,可是自己的父親只是冷漠的說,既然黑淵荒的封印會解開,那麼薛維作為一個外來人一定會外界了如指掌,這更加有利於自己的勢力壯大。

看著那熟悉又陌生的父親,楊雨靈就知道,楊厲坐上了這首領的位置一切就都變了。

可是變了能怎麼樣?這仍然是自己的父親啊。

每天楊雨靈都在心裡保佑,薛維千萬不要被抓住,但是今天看來薛維還是被抓住了。

薛維笑了笑。

拍了拍楊雨靈的肩膀。

「放心,我們沒事,現在我來萬骷山是更加正確的選擇,對了,我想問你一下,你知道不知道除了燭龍坊的大門,還有什麼能夠到達炎凰坊嗎?」薛維問。

楊雨靈愣了愣。

炎凰坊?

薛維和姚大路是要去炎凰坊嗎?

不過也是,他們大鬧過燭龍堡,又被誅龍組織盯上,離開燭龍坊是絕對正確的一個決定。

楊雨靈想了想。

隨後她眼睛一亮。

「還真的另有一條路。」

「在萬骷山後面有一條河,只是這條河是一條污水河,順著這條河正好能夠離開燭龍坊,只是也只是能離開燭龍坊,想要達到炎凰坊還有一些路程。」楊雨靈說道。

河?

薛維摸了摸下巴。

燭龍坊的大門絕對離不開,那裡已經被重兵守護著,甚至每一條出路都被死死的把控著,想要在陸地上離開根本不可能。

恐怕也只能靠著這條河離開。

「炎凰坊對於你們來說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去處,我掩護你們,你們快走,我是真的不知道我父親會做出什麼是。」楊雨靈認真說道。

薛維摸了摸下巴,看著楊雨靈認真的樣子。

「你要不要跟我們離開,我可以和你說一下,你們這萬骷山已經不是什麼久留之地,我勸你和我們一起離開。」

薛維的話說的很含糊,但是薛維心裡是把楊雨靈作為朋友的,不然薛維就不會透露這種東西。

可是楊雨靈卻搖搖頭。

「薛維,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是萬骷山我不能離開,這是我的家,我需要和我父親一起。」楊雨靈緩緩說道。

當薛維說出這話的時候,楊雨靈確實心動了,但是她不能走。

薛維也沒有挽留,畢竟楊雨靈說的也在理。

自己的父親在這裡,怎麼可能會拋棄自己的父親離開呢?

「既然你如此堅持,我也不勉強你了,不過你還是要記住我的話,萬骷山並不是什麼久留之地,如果情況不妙,你能走就走。」薛維說道。

楊雨靈看了薛維一眼,雖然不知道薛維為什麼會這麼說,但是這一定有薛維的理由吧。

此時,聊天群內。

噴火的小火龍:「害,藍海兄弟還是心腸軟啊,不過這姑娘長得確實好看。」

奈何橋上看日落:「沒錯,這姑娘身材氣質確實很好,要是我我也會像藍海仙友一樣。」

我不是葯神:「咳咳,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呢?(疑惑)」

雲芝:「看看你們一個個色迷心竅的傢伙!噁心!」

我是狗大王:「附議!」

噴火的小火龍:「狗子,你裝什麼好人?你的狗眼是不是變直了?」

我是狗大王:「你放屁!領了我的紅包你老實點!(發火)」

雲芝:「害,人家狗子還在心疼呢,順著點不好嗎?狗子,要不要在發個紅包樂呵樂呵?」

我是狗大王:「尼瑪!」

…。聽到九江王這麼說,一眾人等也是立馬神情肅穆起來。

韓凝霜立馬拱手道:

「無論朝廷有什麼需要我們的地方,我們都定然在所不辭。」

在場還有許多的其他的人也都紛紛露出如此表情來。

九江王看到韓凝霜一個入門弟子,卻有自信代替那麼多比他高境界的師兄師姐們發言,也是稍稍

《我老婆是紙片人》第四十八章天命閣的提示 《戰狼》拍攝結束的消息第一時間散播開來,連飛龍閱讀這邊的工作人員都這樣可以想象網路上吵成了什麼樣子。

喜劇吧,

「什麼?竟然是一部軍旅題材!」

「有點小失望,期待了那麼久,還以為是一部喜劇片。」

「最近壓抑的很,急需要一部喜劇片來續命。」

「同壓抑!」

「就是,而且軍旅題材的電影很難火,一般都是電視劇比較容易火一些。龍國的不少知名導演拍軍旅題材的電影,無一例外的全部撲街了。」

「你不能拿秦導和那些導演來比!」

「對,這個沒必要糾結!我現在想的是為什麼秦導這次拍的不是喜劇片,真的很難受!」

「和我一樣,自從《龍門鏢局》播完后我就沒看電視,就等電影了……結果等了個寂寞!」

「哈哈哈!更難受的還在後面!」

「後面?什麼意思?」

「因為秦導這個電影項目結束后,接下來就是和央視合作的綜藝,至於綜藝完了搞什麼,還不好說!」

「啊?」

「這個時候,真希望北漫動畫能夠站出來。」

「沒錯!北漫動畫如果能站出來的話就完美了….他們家動漫既搞笑又有意義。」

「呵呵,北漫動畫暫時就別想了,再過幾天金劇盛典頒獎典禮就要上演,結果組委會到現在都還聯繫不到那邊。」

「啊?這樣?為什麼?」

「我怎麼知道為什麼!北漫動畫實在是太神秘了…….」

帖子下面說什麼的都有,

其中有一部分觀眾表達了自己的小失望。

他們說自己最想看到的是喜劇,最近一段市場上幾乎沒有喜劇。

可這些觀眾似乎忘了,

當初秦川搞喜劇的時候也是這部分人表示純喜劇沒什麼意思,一個電影必須得帶有家國情懷才算是真正的電影。

現在拍出來了,

他們又想純喜劇片了,真是沒誰了!

至於最後去不去看電影,還真不確定。

「既然現在電影殺青,這種片子過審是分分鐘的事情,就看定檔什麼時間了!」

與喜劇吧的吐槽和小失望不一樣,虎眼論壇議論的則是另外一件事。

這邊的觀眾很理性。

他們覺得無論什麼題材,拍出來好看才是王道。

最重要的是他們信任秦川。

軍旅題材怎麼了?

前面那些導演拍不好並不代表秦川拍不好。

「定檔是一方面,院線排片也是一方面。」

「院線排片?這有什麼好擔心的,之前乾生院線不是發布公告說所有的拍片都會公平公正,不會有任何的排擠針對嗎?」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估計秦導就沒什麼顧慮了!」

「等官宣!」

「嗯,我估計不會太遲!」

………

文化團,團長辦公室,

秦川坐在茶台前正和王雷、李銘兩位副團長聊著天。

那些媒體報道沒錯,今天上午的時候,秦川帶著自己的團隊返回了文化團,經過前前後後一個多月的準備,《戰狼》終於拍攝結束。

「川,現在電影拍攝結束,也是時候休息幾天了!」

望著秦川,

王雷說道。

「就是,過完年後你這邊就沒休息過!央視的綜藝可以先等等,反正又沒定時間。」

旁邊,李銘跟著附和。

要說今年過來文化團誰最忙,那絕對非秦川莫屬。

雖然其他職工也忙,但自從文化團這邊的人員招滿編后這種情況就緩解了很多。

「休息?這一段時間也暫時也不打算再上新項目,等金劇盛典結束再開始。」

秦川點頭。

這一段時間真的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白天拍電影,晚上還要更新,幾乎沒有一刻是閑的。

現在好了,電影也拍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