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之後張浩才想起來自己今天還沒有吃東西,除了參加節目之前吃了一點麵包之外,一整天都沒有進食。

之前可能在忙所以感受不到飢餓,但是回到家裡之後長好多,感覺肚子有些難受。

「有點餓了,隨便整點東西吃吧。」

家裡沒有其他人,張浩一個人在廚房忙碌了起來。

直播間的水友可以通過廚房這邊的攝像頭看到張浩做菜的樣子。

廚房這邊的廚具跟外面的傢具一樣擺放的非常整齊。

張浩從冰箱里取出了好多菜,看他的樣子好像並不打算湊合著填飽一下肚子。

直播間也熱鬧了起來。

「深夜放毒,小哥哥你好狠,難道你不愛我們了嗎?」

「我可不可以拒絕觀看?」

「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兒,燒花鴨,燒雛雞……」

「話說,小哥哥一個人做這麼多菜,他可他可以吃得完嗎?」

……

直播間的彈幕非常有意思,可惜張浩看不到。

不過他做的菜的確多,張浩準備做四個菜,覺醒系統之後,他感覺自己的身體發生了很大的改變,隨之而來就是他的食量也有了很大的增長。

雖然還是覺醒系統之後的第一次開飯,但是張浩覺得自己必須得吃大量的食物才可以填飽肚子。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才會被直播間的水友質疑。

這也就是張浩,換做其他人可吃不了這麼多菜。

哪怕是在家裡做菜,張浩做菜的動作也是行雲流水,看起來非常舒服。

就連他切菜的樣子都非常瀟洒。

就那些大腹便便的廚師,完全就是兩個樣子。

直播間清一色的刷過了一排排愛了愛了的彈幕。

這會兒已經差不多快到十點,何靈跟劉冉他們也開始的休息。

所以總台那邊並未直播。

只有這些選手的個人直播間還在開放。

張浩這邊人氣是最高的。

在節目做的推送下越來越多的人關注到了賬號,然後到他們進入到直播間后看到的卻是張浩在做菜,而且現在已經有一道菜出裝,隔著屏幕他們都聞到了香氣。

「真香,味道還不錯。」

尤其是當張浩品嘗了一下自己的做的菜之後,還發出了一道感慨,徹底引燃了直播間。

「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要讓我大半夜看這樣的直播?」

「嚴重懷疑張浩小哥是故意的。」

……

張浩哪裡顧得上直播間,其他人是什麼想法,他只想填飽自己的肚子,他有什麼錯?

很快四個菜徹底出鍋,當菜全部端上桌之後直播間滿屏都是問號。

大半夜的刷到這種視頻的確不怎麼好受。

尤其是張浩做的菜看起來賣相非常不錯,一看就是讓人很有食慾的那種,直播間的水友怎麼可能忍得住。

不過他們只能看著眼饞。

有很多黑子都在說張浩肯定會浪費食物。

而且黑子不止一個兩個,很快直播間這邊的節奏就被帶了起來。

。 「口說無憑,你會相信我說的話?」

葉清蘿被秦誠定住了脖子以下的部位,臉上該有的表情一絲也未曾落下。

「你不說,你怎麼就知道我一定不信?」

秦誠生平僅見,這世間還有直接亮出證據,懶得啰嗦,這等豪邁的女子。當然,這也是秦誠見過的女子太少,否則,恐怕他就不會如此震驚了。

「說也行,不過醜話說在前面,如本聖女說了,你要是不信,非得讓本聖女拿出值得相信的證據,那本聖女可就不客氣了。」

葉青蘿認真而嚴肅,帶着幾分強硬態度道。

「那也得看你說什麼,要是胡扯的話,我自然不信!」

秦誠補充道。

「算了,這事說起來,比胡扯更加胡扯,我還是直接脫衣服吧,最起碼還不會太尷尬!」

葉青蘿嘆了口氣,要不是擔心秦誠阻止,不讓唐婉清,冬雪去天仙閣,她才不會如此下作呢?而且關鍵的是,她即將說出來的話,別說秦誠,自己要不是親身經歷,自己都不信。

真是比胡扯更加胡扯。

「那我信還不行嗎?」

秦誠無奈,信與不信都是主觀意識,沒有一定的標準,真難得說通,不過此刻,看着葉青蘿認真勁,他相信即便她說的在怎麼胡扯,也應該不會胡扯。

「那好!」

葉青蘿接着道:「昨晚,你走後,我見唐婉清,冬雪兩人不願意離開,黯然神傷,便跟她們聊了起來,然後一頓談心,她們也無比的嚮往著修鍊。

我又告訴她們,天仙閣最適合她們,她們激動的同意了。」

葉青蘿看着秦誠,露出了一副為她們好的表情道:「其實,她們內心深處早就迫切希望能與你一樣強大,因為那樣她們就能與你這樣那樣。

還有就是,如果不是我指點,說不定她們也會尋找到修鍊途徑,說不定還會被人忽悠,拐到深山老林,說實話,我這也是為了她們好!」

「說重點!」

秦誠有了幾分相信,但要是任由老阿姨繼續嘀咕下去,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

「重點就是,為了讓她們相信我,我讓唐婉清摸了我身子,她觸碰過的地方竟然神奇般成了真軀,如我的胸脯!」

說到這裏,葉青蘿小臉紅撲撲的,聲音弱了許多。

而秦誠卻徹底驚呆了。

感情那兩點是被唐婉清觸碰過?

怪不得一夜之間,就如此的真實了呢。

要不是秦誠見着了那兩點,葉青蘿在怎麼說,他還真不信。

可唐婉清不過一介凡夫俗女,她觸碰過,為何就會變成這樣?

秦誠疑惑了。

不僅秦誠疑惑,葉青蘿也是糾結了大半夜,總算想到了一種可能。

「秦誠,是不是聽起來很胡扯!」

葉青蘿問道。

「我相信你所言非虛,可唐婉清到底有何能耐,為何就那麼神奇?」

秦誠將心中疑惑問了出來。

「或許如傳聞所言:腦子:我不會,手:沒事,我會!」

葉青蘿不敢肯定道。

「有這樣的傳聞嗎?

這確定不是空穴來風?」

「天仙閣古籍中的確有這樣的記載,不僅記載着腦子不會,手會,還記載中,腦子不會,腳會。

我也曾問過我娘親,我娘親證實,這世間的確有這樣的怪事存在。

所以,唐婉清並非弱女子,說不定實力還在你我之上!」

說到此話,葉青蘿心底遭受到了一萬點暴擊。

奶胖比她強,秦誠比她強,現在連唐婉清也比她強,原來自己還真是最嫩的那個。

偏偏他們一個個在自己面前裝萌新。

這暴擊何止一萬。

「這世間還真是無奇不有,看來化神境真沒什麼值得驕傲的!」

秦誠內心唏噓不已。

想去一探究竟,然而葉青蘿告訴秦誠,她們今早天不見亮,他還未歸來時,唐婉清與冬雪便趕着馬車跟她做了道別,踏上了去往天仙閣的路上。

「希望真如葉青蘿所言,唐婉清是那種腦子不會,手會,希望她們一路平安。」

兩人都沉默了起來,似乎遭受了幾十萬點暴擊。

「秦大哥,你倆站在那裏,你看着我看着你,在比瞪眼嗎?

我告訴你們,瞪眼呀,我可在行了,要不,你們誰來挑戰我?」

不知何時,奶胖出現在了葉青蘿身後,嚷嚷着要加入瞪眼比賽。

秦誠隨手一揮,一道法力籠罩在了葉青蘿身前,傳音道:「其實,你不脫衣服也很明顯,以後自個給自己買點裝備,把該保護的地方保護起來吧!」

「啊,你要是死呀,你怎麼不早說!」

葉青蘿氣的咬緊銀牙,捂著身子滴溜溜的跑到了一邊,往裏面塞了不少紙片,腦海中更是震驚不已。

奶胖竟然能無事她施展的封閉空間?

好在昨晚,奶胖一直在與剪紙人干架,否則,真的尷尬死掉不可。

短暫尷尬后。

奶胖埋汰沒人跟他比瞪眼,接着著端上了飯菜。

看着色香俱全清一色的大白菜,秦誠疑惑了。

「昨天的海鮮呢?

你全吃完了?

這大白菜哪兒來的?」

昨天,秦誠離開時,天色已暗,家裏還有着山堆一樣魚蝦蟹甲,根本不需要買菜,今早開餐,卻是滿桌子大白菜。

爆炒大白菜,水煮大白菜……

「嘿嘿嘿,我不是怕那海鮮給變味了嗎,然後就全吃了。

至於這大白菜?

秦大哥,你還記得高老莊那老頭嗎?

這些大白菜就是他送來的,還有好幾箱呢?夠我們吃兩頓了。」

奶胖嘿嘿笑着,滿臉的幸福感。

「高老莊那老頭送來的是大白菜,哎呀尼瑪,難怪他的那些大白菜會被豬拱。」

秦誠一陣無語。

不是說他看不起高老頭送來的大白菜,而是覺得,你丫的送大白菜非要用那麼好看的箱子嗎?

這做給誰看呢?

埋汰兩句,兩人快速的吃了起來。

葉青蘿不算完整真軀,不用吃飯,這也給他們省了一大筆花銷。

吃飯完,秦誠便帶着奶胖離開了秦家棺材鋪,把值錢的東西該賣的都賣了,換成了食物,換成了銀票。

青州去南陵路途遙遠,秦誠絕不能讓自家兄弟像之前那樣,帶着兩根山藥充饑。

實在太寒酸了。季江玄本以為顧深舟會質問他,他也想好了如何解釋。可顧深舟一句還疼嗎,讓他事先打好的腹稿,一下子不知所蹤。

這孩子倒是很會替人著想。

「沒事,睡一夜就好了!」